什么样的社会结构是合理的? - 榔头榔头的日志 - 网易博客

2020-09-08 00:34| 发布者: admin

 

  什么事社会结构?国内媒体做如下回答:社会结构(social structure)是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占有一定资源、机会的社会成员的组成方式及其关系格局,包含人口结构、家庭结构、社会组织结构、城乡结构、区域结构、就业结构、收入分配结构、消费结构、社会阶层结构等若干重要子结构,其中社会阶层结构是核心。社会结构具有复杂性、整体性、层次性、相对稳定性等重要特点。一个理想的现代社会结构,应具有公正性、合理性、开放性的重要特征。⑴当然具体的社会结构(主要指层间结构)是受到历史的文化的因素的影响而有所不同,因此在静止的状态下无所谓合理与否,就像一个城市建社,你能单独从建筑上来说这个城市的建筑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吗?但是如果我们动态的看,情形就要不同了,就像我们对一个城市的建筑如果动态来看,看使用这些建筑的都是些什么人?何德何能由他在使用?建这些建筑有没有强拆?有没有血泪?你就会得出这个城市的建筑是否是合理的结论了.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能从动态上看一个社会的社会结构,看它各个位置都是由什么人占据着,这些人占据这些位置是否有公认的合理性?是否是合理的流动的,我们就会得出一个社会的社会结构是否合理的结论.

  很多人还是热中于讨论什么样的社会结构是合理的,当然在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中,各个位置的人都是公认合理的,并且是有流动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探讨什么样的社会结构是合理的,找出更人性化的社会结构当然是有益的探讨,但是在这样的前提不具备的情况下这样的探讨只能是纸上谈兵,毫无实际意义.如《社科院称中国社会结构滞后经济结构15年》⑵文中认为:目前中国社会结构落后于经济结构大约15年,这是产生当前诸多社会矛盾问题的重要原因。当前中国的经济结构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甚至有些指标表明已经进入了工业化后期阶段。但是,社会结构指标还没有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变而实现整体性转型。

  现在到不是什么样的社会结构更有效率,更合理的问题,而是一定的社会结构是否具备使其满足社会要求的条件的问题,在社会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再好的社会结构上被人浮于是的人所占据,也不会是一个合理的社会结构。那么良好的社会条件是什么样的?它应该具备三个方面的特性,就是它应该是公正合理的,它应该是流动的,使最优秀者能够发挥作用,最后它应该是开放的,是面对社会中所有的人的,者除外。

  1.合乎道理或事理:~使用;~密植;他说的线合乎个体与整体发展规律,寻求整体与个体同时提高,当个体与整体不和谐时,提供整体与个体进行思想碰撞的舞台,坚持融合,相互学习的观念。⑶由此可见,所谓的合理就是为大多数人所认可的事理,绝不是某些人个人认为的合理,合理在这里与公认是等同的,不被公认的,很难说是合理的。

  社会结构的层次间人的合理流动是社会的需要,任何的社会结构都是有不同的层次的,没有任何一种社会的结构都是由无差别的职位组成的,社会中存在层次的差别是社会的必然结果,是客观存在,是不能人为的消灭的。社会中存在不同的层次,也使得处于较低层次的人有了奋斗的目标,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一直是,而且永远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动力。然而,在已经取得满意的位置的人看来,垄断自己的阶层,不让的阶层的人夺走自己到手的利益也是自发的。在封锁的条件下,已经取得满意位置的人就尽可能的利用自己的资源垄断职位,因为没有任何的声音来对阶层的垄断的不合理,也就是垄断变成合理的了。

  在中国的历史上,每一次的改朝换代都实现了社会阶层间的流动,而每次流动之后又变成了各阶层的固化和垄断,直到下一次的改朝换代才有又一次的流动,人在社会中流动只有在社会的变革中才能实现,而长期的阻挡各阶层间的人的流动,随着社会中人的变化不满足于现有社会不变结构的情绪也将必然以一种形式表现出来。在中国的各阶层间人的流动大多是那些游民才有更多的机会,那些游民们也有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赌一把的勇气,所以在中国的少得可怜的各阶层间人的流动的获益者大多是那些游民,整体的素质不敢恭维,更谈不上有能力的人脱应而出,来为国人做点实际贡献。

  由于中国的社会阶层间的流动受阻,过一段时间社会的稳定性就受到威胁,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毛采用了自己的办法,就是通过运动让人们找到在阶层间流动的希望,中国的建国实现了阶层间的流动,后期的也以三种人为主实现了流动,能流动的人是某些人所需要的人,是否是社会所需要的人则不是他们所关心的,如白卷先生能流动到副总理的位置不是中国的悲哀吗?

  改革开放也使中国出现了阶层间的流动,那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随着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对知识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强烈,于是一些草根的人由于赶上了那个时机走上了领导岗位,这次流动于以往不同的是让有一定真才时学的人去了需要他的位置,评价人的标准不再是对谁忠诚做为否决指标,而是更接近实际需要的对知识的掌握上升到了一定的位置。因而这次流动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很遗憾这样的流动不能上升到经常的常项,只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期,属于昙花一现似的流动,流动完成了,就有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虽然在宣传上还是在吸收新鲜血液,但只是停留在宣传的层面上,在实际的操作中,在不公开透明的暗箱操作下,只有那些与权力有一定联系的人才能被选择,流动变成了打着公平,公开的旗号行权力的垄断之实。由此产生的社会问题是很严重的。

  毛和邓同时看到了阶层间不流动的害处,因为阶层不流动,长期的固化就会使结成演变为阶级,以至于变成了阶级的斗争。中国的历史就是在一次次的阶层流动,实际上是阶级的更替中,变化和发展的,而非正常的流动的。对此,毛提出了精兵简政,邓提出了干部要能上能下,其结果都没有什么实际的效果,认的流动不是靠人的自我的高姿态所能解决的,是要受到外力的推动,不得不流动下去才能实行的。道德和素养更像是给别人看的,在自身的利益的面前,道德只能在前台吸引他人的目光,而暗中所做的事就不那么道貌安然了。

  一个人凭自己的能力取得一定的社会地位本无可厚非,但要是把自己所享有的特权直接传给自己的子孙,以世袭的形式惠及子孙怎么说在理上也是说不过去的。首先,你取得一定的社会阶层是为了使你的子孙后代永远的享受和你一样的生活质量吗?你享受到了一定的生活如果是你努力的结果,如果你的努力给世人带来了相应的利益,作为回报社会给予了你较高的待遇是正常的,你享受不完给予你的待遇,在你在世的时候有你的亲属和亲友和你分享你的成功是正当的,但当你不再为大众做有益的事,你的子孙何德何能还继续享受和你一样的享受呢?所谓社会地位是公众对为公众做事的奖赏,你如何能够保证你的子孙能像你一样给公众带来相应的利益呢?你让你的子孙世袭了和你一样的待遇,无疑在宣称社会不同的待遇是和血缘关系相联系的,和自己的努力毫无关系,如果社会的结构和社会中的人的努力没有关系,那么何必要努力呢?把世界划为三六九等,有些人生下来就是为一些人提供财富和服务的,有的人天生就是来享受这个世界的。显然这是不合理的,人们设定了不同的社会阶层是为了对社会有不同贡献的人的不同奖赏,它使得社会中的人们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能力,在惠及社会的同时,得到自己的一份。其根本的保证就是社会结构中不同阶层间的流动应该是畅通的,任何人为的阻挡都是没有道理的,是应该招到唾弃的行为。而要保证社会各阶层的流动畅通,社会的的自由是必不可少的,让阻挡社会流动的行为大白于天下,而无从存在。

  一个人为社会做出了贡献,获得相应的回报,得到一定的社会地位是应该的,但社会对一个人的回报是实时性的,不应该惠及他以外的其他人,尤其待遇的优惠和相应的社会职位相联系就更不应该了,因为每一个社会职位都需要能把它做得最好的人,而世袭得到职位的人则不以定胜任,而且,通过世袭得到的职位并不把这一职位看成是要靠努力取得的,会认为只要血统正宗就可以得到。世袭取得的职位和封建的体系是相联系的,在封建的体系里,什么爵位大多是虚职,是皇帝给出的奖赏,所以可以世袭这个爵位,在现代的社会中每一个职位都是实职,在具有相应的待遇的同时,是要有相应的付出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胜任的,因而和封建的世袭制是对立的,如果通过世袭和变相的世袭占据了某个位置,这个位置就失去了应该起的作用,但事还要做,在一部分人不做事的情况下机构臃肿是必然的结果。

  合理的社会结构的最后一个必要的条件是开放性,所谓开放性就是说任何的社会阶层都不是某些人的专利,对社会中任何的人都是开放的,只要你的努力到位了,就可以获得相应的位置。在现实中表面上的明规则是这样,而实际实行的潜规则却不是这样,是与之相反的,虽然明目张胆的直接的世袭制已经不存在了,但变相的世袭还在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必如有A,B,C,D四个职位,A如果直接把职位传给自己的儿子是世袭,但A没有这么做,A把自己的职位传给了B的儿子,B把职位传给了C的儿子,C又把职位传给了的D儿子,而D把自己的职位传给了A的儿子,在ABCD的群体里还是垄断了位置,只是在小圈子内实现了循环,而不是整个社会的大循环,所以还是封闭的。

  要解决社会结构的开放问题,要从两方面入手。第一就是要让全社会的人有一个共识,就是世袭和变相的世袭是可此的,人人得而诛之,与不道德的世袭行为不共戴天。第二,社会的应该是自由的,是世袭现象无处可藏。对于第一个问题,经过了辛亥,推翻了明面上的封建王朝的国人对世袭制度是不会拥护的,对于第二个问题,则需要在体制上做重大的改变。虽然阻力是存在的,但却是历史的趋势。

  如果社会结构是合理的,流动的,开放的,那么这个社会的结构就更接近于合理,再对这个社会的结构层次加以适当的调整,使其运作起来更有效率,更经济,那么这个社会结构就更趋近于完美了,但现在关键的问题还是要解决社会结构的合理性,流动性和开放性的问题,这些问题解决了,才能解决社会结构的效率问题。否则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