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著名经济学家李杨:中国工人社会地位不高劳动力结构性失衡工匠精神呼唤高级技工

2019-11-20 23:27| 发布者: admin

 

  2017年年会期间出席了一个有关劳动力市场改革的分论坛,对我国目前的劳动力状况作了客观的分析。他认为,。工厂不办社会把技工学校剥离了,社会上的技工学校越来越少,造成工匠精神呼唤高级技工的尴尬局面。中国的工人社会地位不高,农民工这个词很有贬意。

  李扬说,2015年我国的新增劳动力的投入是负0.9%,也就是中国已经面临着劳动人口的短缺,这个劳动人口就是16岁-64岁。这个劳动人口的减少很致命,参与劳动的人口下降,即便大家现在都响应中国政府的号召,适龄妇女开始生孩子,也得16年之后才能形成新的劳动力供应。所以中国面临着越来越短缺的劳动力供应短缺的问题。再加上农民工的问题,这个比较突出比较宏观,短期内是解决不了了。

  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结构性问题。从十年前开始,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是上半年招工难,下半年大学生就业难,并存。这是一个结构性的矛盾。

  上半年主要招工难,高级蓝领,要是有点技术的,现在七级工八级工可能没有,但是有一些人是有技术的,考的什么证,这些人工资越来越高(但一般的蓝领工资也上不去),也很难招。

  下半年是新毕业的大学生就业难。现在每年大学生毕业六百万到八百万,每年都是大学生就业难。为了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政府采取了非常多的方法。从数字上看不太突出,但要随便问一个大学校长,这个问题很突出。每年有60万的未就业,十年下来可能就六百万。

  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失业问题已经有了新的意义。就是特定人口和年轻人,年轻人中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失业率最高,土耳其54%的青年人失业,现在美国的青年人失业率也很高。美国城市一会一个枪战,都是很年轻的年轻人在街上游荡,而且这些年轻人很会利用通讯工具,这些人都是愤青,对于社会的扰乱是很突出的。

  这是结构性的失衡。大学毕业了,不愿意干蓝领,觉得是大学生,天之骄子,不愿意干一些与身份不合的工作。结构性失衡会长期存在。

  李扬认为目前整个劳动大军中,受过良好训练的技术工人比重在下降。他自我介绍说:我以前是当过工人的。三年学徒,然后出来一级工,才能上手干活。我上大学的时候已经是工了,现在没有这一套,培训都是短期的,拉上去就干。这个使得中国劳工的结构中,这部分高度短缺。

  李扬表示,我国现在教育体系没有培养这批人的机制。比如以前,高中专、低中专都有。初中毕业考的,高中毕业考的,现在没有了,在前十几年都变成大学了。

  之前三千人的机械厂,就有技校,每年毕业一二百人,这是最合适的培养技工的机制。现在企业改革把这一块剥出去了,说工厂不办社会。但社会上又没有一个机构来培养。德国大学生比我国少,但技工比我国多。现在媒体上天天说工匠精神,也是在呼唤高级技工。

  李扬认为,中国的工人社会地位是不高的,所以最近中央下了好几个文件,有关于提高工人地位的提法。这批人没有社会地位,经济地位也不高,是个非常大的缺陷。

  工人阶级地位问题,其中包括农民工。农民工这个词很有贬意的。什么叫农民工?到现在中还是农民工,就没有把农民工当成自己人。这是有问题的。有农民工问题,有技术公认的问题(市场中叫做结构性失业的问题),还有跨期配置的问题。

  李扬表示自己是参加中国制造2025(相当于德国的工业4.0)计划起草的,在起草过程中发现所有这些问题里面,突出的就是没有技工,就是我国教育体系不培养技工,培养一堆说空话的人,眼高手低,觉得自己是大学生,却什么都不能干。这个问题是很突出的,好在现在都注意到了,都在改。

  还有社会保障问题。预计2033年出现赤字,这个问题现在得未雨绸缪,因为到时候如老百姓说你哭都没有眼泪。

  中国现在状况非常好,世界上比中国好的不算多。但是若干年后会出现一些真的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确实是与人口有关的。作为一个国家战略,现在必须要综合考虑这些问题,否则就有点来不及了。

  社保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可以说迄今没有什么非常好的解决办法。提高社保缴费行不行?中国最近谈得最热的一个问题是企业的负担,都说是税收负担,实际上是收费的负担。其中大概百分之七八十是缴费。经济是互相循环往复的。一定要综合看,从这边看该减,从社保这一块看该加。到底是加还是减呢?最后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不减不加。所以这个问题要慢慢看,好在中国还是有机会,五到十年内中国不会出真正的问题。

  现在中国政府在号召多种渠道养老,比如说家庭养老,家庭养老考虑到家庭结构的变化,社会养老等等现在也出现了。提高储蓄率?中国不可能,过去储蓄率很高,现在储蓄率下降。提高收益率?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不可能提高收益率。经济学是各个领域是互相关联的,不能只看一面,各个方面放到一起看的时候,实际上办法是很少的。

  农民工的问题。中国讲得比较多的是城市化,作为研究者是坚决反对这个提法的。城市化是站在城市人的角度化农民,还是把人家看成下等人了!城市化即使到了70%、80%,还有很多人不是城市人。正确的提法,是党中央的提法即城乡一体化,大家没有身份的区别了。没有身份的区别是有各种意义的,没有生活条件的区别,农村和城市各种资源统一配置,真正的农村人比城里人手头还要好,有三块地,即集体建设用地、承包地和宅基地。有这三块地就是有产阶级,城里人才是无产阶级呢!但是体制使得这三块地不能成为农村人的财富,不能成为农村人的养老的资金来源。这就是体制有问题!

  彻底做城乡一体化,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有一些地方,城里人想成为农村人不容易。以前是农村人成为城里人不容易,现在是倒过来了。所以中国资源配置是有问题的。这个配置应当是在城乡一体化的这个层面来讨论问题。

  当人口老龄化的时候,需要跨时期进行资源配置。跨期配置的主要机制是金融机制。也就是需要有比较发达的保险市场和社会保障市场,才能使得现在存一些钱,几十年之后去用。

  这方面中国基本上是很欠缺的。除了总理九十年代搞的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现在就一万多亿,其他有一点保险的,如人寿保险之类的东西,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所以一旦人口的结构到时候变成了危机的时候,我国社会自我救助的能力是不够的。

  所以大家金融业,从前年以来发展最快的是保险,预测中国的保险特别是人寿保险,会有十到二十年高速发展。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缺这一部分资金,缺这部分的跨期配置资金。保险是在风口浪尖上。

  金,中国工业报江西记者站站长,高级记者。《金眼所看》《频道》《危言苦口》主编、主笔。新闻热线: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