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中国艺术学学科变迁及当前学科构型

2019-09-29 06:47| 发布者: admin

 

  完成升“门”宏愿之后的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或艺术学门类),到底该怎样发展?冷静地看,当前艺术学学科门类确实面临一系列新问题。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新问题还不能简单地仅仅从艺术学学科门类自身去看,而应该从艺术学学科门类与其他学科门类之间的关联整体上去看,也就是纳入中国学科门类的整体中去看。这是由于,中国艺术学学科门类必然地是在与其他学科门类的关联整体中去建设和发展的。艺术学学科门类尽管在全科型艺术院校和单科性艺术院校中无可怀疑地占据优势或主导地位,但在综合性大学、理工科大学或师范大学的综合型学科环境中,却毕竟处在边缘或次要地位,因而它与其他学科门类之间的协同生长情形,就是值得认真考虑的事了。这种多学科协同生长环境与全科艺术院校和单科艺术院校的单纯艺术学科环境相比,毕竟颇为不同,这就必然导致艺术学学科门类在其发展中遭遇一些或明或暗的差异化困扰。差异,是指两种或以上事物之间存在不同;差异化,是指这些不同事物之间的差异得以呈现的过程;差异化困扰,则是指不同事物之间因相互差异而产生难以化解的冲突性后果。这里的差异化困扰,就是指艺术学学科门类面临来自学科门类内部和外部的因相互差异或异质性关联而产生的悖逆或冲突的缠绕。这里不妨从几个层面去作简要考察。

  第一层,在艺术学学科门类与其他人文学科门类和社会学科门类之间,存在着艺术实践—艺术研究的交并型学科与纯研究型学科之间的差异化困扰。这里的交并型,是指相互交融或相互并置两种不同情形。相互交融,是指两种或多种事物之间实际上交叉和融汇起来了;而相互并置,仅仅是指它们之间相互并存、并列而缺乏交叉或交融的状况。众所周知,艺术学学科门类较多地让艺术实践(艺术的创作、表演、展览及教育等方面)与艺术研究相互交并,特别是这个学术共同体的不少成员、甚至大多数成员都需要从事艺术实践。当文学学科门类中的中国语言文学学科一般不必专门涉及文学创作实践时,也就是中文系通常不专门培养作家和诗人,而是培养文学研究者,当哲学学科门类、历史学学科门类、学学科门类等更是专门从事研究时,艺术学学科门类下除艺术学理论外的所有四个一级学科,都需要将艺术实践与艺术研究交融或并置起来,即学位点一部分成员偏重于艺术实践,而另一部分成员偏重于艺术研究,或者有的成员两者兼顾(即相互交融)。不妨以某音乐学院为例。该校所建音乐与舞蹈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其实只有音乐学学科点而放弃建设舞蹈学学科点。就其音乐学学科而言,其下辖二级学科由三个类别或系列构成:一是作曲类,二是音乐学类,三是音乐表演类。具体的二级学科专业类别如下:一是作曲类,含音乐创作、和声、复调、作品分析、器乐编配、视唱练耳等;二是音乐学类,含音乐美学、中国传统音乐、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中国古代音乐史、西方音乐史、世界音乐、音乐心理学、音乐治疗等;三是音乐表演类,含声乐表演、西方管弦乐表演、中国民族管弦乐表演、中国打击乐表演、西洋打击乐表演、乐队指挥、合唱指挥等。从这三个类别看,该校音乐学学科三个类别中有两个(即作曲类和音乐表演类)是指向艺术实践而非艺术研究的,而只有一个类别即音乐学类才是专指艺术研究的。这种将艺术实践与艺术研究交融或并置起来的做法,构成艺术学学科门类区别于其他人文学科门类和社会学科门类的显著特点之一。

  第二层,在艺术学学科门类内部各个一级学科之间,存在着纯研究型学科(即艺术学理论)与艺术实践—艺术研究交并型学科(即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美术学、设计学)之间的差异化困扰。当作为纯研究型学科的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几乎全体成员都可以一律致力于艺术研究时,艺术实践—艺术研究交并型学科的成员则不得不被分离成纯研究型成员和实践—研究交并型成员两类。某艺术院校的舞蹈学学科,由下列两类组成:一类是学术型学位人才培养,含舞蹈理论、舞蹈美学、中国现当代舞蹈史、外国舞蹈史等,另一类是专业学位型人才培养,含舞蹈编导和舞蹈表演等。这种两类构成在戏剧学、电影学、电视艺术学、美术学和设计学等专业艺术院校中也大抵如此。显然,在这两类构成中,学术型人才培养偏重于艺术研究,而专业学位型人才培养几乎全都偏重于艺术实践。

  第三层,在艺术学学科门类下四个艺术实践—艺术研究交并型学科之间或内部,同时存在着几组差异化困扰。第一组为艺术实践型师生与艺术研究型师生之间的差异化困扰(已如上述)。第二组为一度创作型艺术与二度创作型艺术之间的差异化困扰,如电影、电视剧、美术和设计都一般为一度创作型艺术,其观众的观赏与其艺术品创作之间可以相互分离,而音乐、舞蹈和戏剧则通常为二度创作型艺术,都依赖于观众的入场观赏的参与才能真正完成。第三组为单媒介型艺术(如音乐、绘画等)与综合媒介型艺术(如电影和电视剧等)之间的差异化困扰,这两种类型之间各有其因媒介差异而形成的美学特点之差异。第四组为传统型艺术活动与新兴跨媒介型艺术活动之间的差异化困扰,这实际上就是指当前打破常规而从事的艺术实验与常规艺术之间的紧张关系,它们正越来越成为艺术创作和艺术鉴赏的主流,引领艺术消费的时尚潮。

  由于这些差异化困扰的存在,艺术学学科门类的发展必然会呈现出区别于其他人文学科门类和社会科学学科门类的独特的学科门类景观。或许这种学科门类景观的根本点就集中在如下一点上:作为其研究对象的人类艺术活动本身就必然地包含永不舍奔的艺术实践与艺术研究两方面。一方面,艺术活动需要创作或表演,以便产生活生生的艺术形象的世界,这就是艺术实践的作用,另一方面,这种活生生的艺术形象世界及其意义又需要被加以学理概括,以便成为可理解的学术文化的一部分,这就有艺术研究的作用。艺术学学科在其发展中,就这样既需要永不停顿的艺术实践,也需要不断的艺术研究,这两者之间相互差异,但又相互不可取代、相互倚重和相互共生。如果说,艺术实践主要是做的事情,那么艺术研究就主要是思的事情。就艺术学学科门类成员(教师或学生)来说,这种做的能力和思的能力之间,既可能相互协调,也可能难以协调。无论相互协调与否,它们注定了都会作为艺术学学科门类景观的典范型特征而存在下去。

  凭谁来叩探新生的艺术学学科门类自身的学科门类层次上的大问题?也就是说,假如它下面的五个一级学科都自顾自地潜心探索自身的学科问题时,这个学科门类层次大问题又该由谁来承担?其实,这个问题也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五个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音乐与舞蹈学、戏剧与影视学、美术学、设计学)在潜心于自身的一级学科问题探究的同时,也会责无旁贷地去分心探讨艺术学学科门类层次的大问题,并且将这种学科门类层次大问题探讨沉落到自身的一级学科问题的探讨之中。这一点是不用怀疑的。而另一方面,作为研究各个艺术门类之间的普遍规律和特性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学科更应当富有担当地致力于艺术学学科门类层次问题的研讨,因为这恰恰正是它的得天独厚之所在或分内事不再是分门别类地研究艺术门类,而是综合地研究各艺术门类之间的普遍性问题,从而富于逻辑地通向艺术学学科门类层次问题。

  由此看,正是由于学科性质所致,艺术学理论学科对自身一级学科层次问题的探讨,实际上可以同时约略意味着对艺术学学科门类层次问题的探讨,尽管这两者之间无法真正等同。这里的约略意味着的意思是,艺术学理论学科一方面可以宛如分内事地汇集和概括其他四个一级学科中的那些普遍性问题,进而从中探寻整个艺术学科门类发展的普遍性问题;另一方面也可以适当扬弃其中四个一级学科的那些特殊性问题,让它们留待四个一级学科本身去探讨。而汇集和概括四个一级学科的普遍性问题以供进一步研究,恰恰才是艺术学理论学科自身要做的分内事(尽管四个一级学科自己也会做,相互不矛盾)。

  既然如此,这里不妨将艺术学学科门类下艺术学理论学科的问题作为依托,由此谈谈艺术学学科门类在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当前推进中国艺术学理论学科,迫切需要开展多方面的工作。这里不妨集中谈谈艺术学理论的学科构型问题:艺术学理论作为一门学科,其基本概念、形态和方法等应当如何构建起来。这种学科构型问题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一个层面是艺术学理论的表层学科构型,另一个层面是艺术学理论的深层学科构型。前者指向艺术学理论学科的通常可见的二级学科方向层面,后者涉及它的更深层次的学理建构逻辑层面。

  说到艺术学理论的表层学科构型,当前确实需要同时开展度的建构工作。这里暂且提及下面四个维度(当然不止于此):艺术理论的原创性建构、艺术史的深广探测、艺术批评的敏锐评价和艺术实践的学理精炼。

  艺术理论的原创性建构,应当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根本性学科维度或核心区域。它是要在中外古今艺术理论传统的梳理基础上,探索当前艺术活动和艺术理论中的前沿问题、核心问题或深度疑难。例如,艺术概念界定、艺术观念概括、艺术体制探究、艺术品及其特征探讨、艺术家及其创作的新特点观察、艺术观众及其艺术接受和艺术消费的当代症候诊断、艺术批评家及其艺术批评的新问题质询等。同时,艺术理论在与相关学科的交融中所产生的分支学科也需要建设,例如艺术美学或艺术哲学、艺术心理学、艺术语言学、艺术社会学、艺术传媒学、艺术遗产学、艺术教育学和艺术管理学等。

  艺术史的深广探测,是指对跨越各个艺术门类史的普遍艺术史规律和特性的研究。这应当是迄今为止艺术学理论学科的一个带有“瓶颈”特点的维度,因为单个艺术门类的艺术史具体而务实,人人皆知它触手可及。但是,跨越单一艺术门类艺术史的多门类艺术史著作,却至今踪迹难觅。这主要是由于艺术史研究者的个人才干的限度所致:你终其一生把一个艺术门类的艺术发展史研究透彻足矣(其实也很难如此说),哪有能耐把所有艺术门类的艺术史全都研究透?这样的质疑诚然在理,但从艺术学学科体制的建构来看,艺术史的研究本身其实是在体制上可以开辟出新的发展天地的。当前的艺术史研究的突破点就在于,从艺术史学科体制上对艺术史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等基本问题,做出新的规范并从事相应的学术实践(对此当另文论述)。

  艺术批评的敏锐评价,要求对艺术批评展开研究,主要是探讨如何运用中外古今艺术理论及艺术史知识去对当前艺术活动做出及时而敏锐的评价和论辩。别林斯基曾对文艺批评有着如下理解:“这是一种不断运动的美学,它忠实于一些原则,但却是经由各种不同的道路,从四面八方引导你达到这些原则,这一点就是它的进步。批评的目的是把理论运用到实际上去。”如此看,艺术批评作为“不断运动的美学”的特点就在于,它在面对必须加以及时和敏锐评判的当代各种艺术现象的“实际“时,需要综合地和反复地尝试多种不同的理论路径或手段,从而最终抵达自己所忠实的美学原则。这意味着,艺术批评需要依托自身的美学原则去进行,但这种美学原则却不是始终如一的或恒定不变的,而是在对当代各种艺术现象的持续不断的批评过程中尝试着建构起来的。假如说,艺术理论中概括出来的美学原则可以有相对的普遍性和稳定性,那么可以说,艺术批评中的美学原则却始终是特殊的和变化的,是需要时时在当代各种艺术现象的特定批评的“实际”过程中加以检验的。

  艺术实践的学理精炼,是指艺术学理论学科要求对各个艺术门类的艺术实践加以跨门类的概括和总结,并进而按学理逻辑去提炼,以便尽力从中概括出艺术实践的普遍规律。这样的成果,既可以成为各艺术门类学科的一部分,也可以汇集为艺术学理论学科成果的一部分。这些艺术实践包括艺术创作或艺术制作、艺术表演、艺术展览或艺术策划、艺术管理、艺术人才培养等环节及其相关个会。特别是音乐、舞蹈、戏剧或戏曲、美术、设计等艺术门类领域的创作者或表演者,在自己的创作、表演、人才培养(或传统的师傅带徒弟)等过程中积累的个验、心得等,需要加以学理提炼或精炼,使其成为艺术学理论或各艺术门类理论中的有机组成部分。例如,可以如实地记录下那些有成就的艺术家的创作、表演或人才培养的个会、经验之谈等,再加以汇编和概括,从中提炼出学理精华。同时,就当前艺术产业的大众艺术生产来说,一部大众艺术品如电影、电视剧、舞台剧等的诞生,其创作者往往不止于编剧、导演和作曲家等,而且还应包括创意管理人员在内,事实上是众多专门人才的协同努力的成果。因此,这种创意管理经验同样值得加以学理精炼。

  上面有关中国艺术学理论的学科维度的概括,是从当前学科发展的一般性角度去考虑的,在实际的推进过程中应当允许各种具体的变通。

 

关于我们|新闻投稿:zfdstxwb@163.com|主管主办:贞丰县新闻中心||贞丰在线 ( 黔ICP备13004079-2号  

公网安备 52232502000003号


GMT+8, 2019-4-7 15:13 , Processed in 1.085150 second(s), 15 queries .

返回顶部